宜信财富 全球资产配置专家
[退出登录]
预约理财顾问
95183
账号登录
短信登录
忘记密码 立即注册
获取验证码
忘记密码 立即注册
恭喜您注册成功!
请扫描以下二维码 打开宜信财富app
安卓版
IOS版
注册
重新获取
获取验证码
我已阅读并接受 《宜信财富注册协议》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机构客户请点这里
验证身份
设置新密码
完成
获取验证码
验证身份
设置新密码
完成
我已阅读并接受 《宜信财富注册协议》

有多少城市慢慢就活成了投行的样子

 

◎真叫卢俊(ID:zhenjiaolujun0426)

◎作者 | 真叫卢俊团队

去过的城市越来越多,你会发现虽然每个城市的基本面貌都不同,但是厉害的城市做的事情,早就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


一个城市要发展,早就不像以前高高在上的样子,越来越多的城市活成了投行的样子,用尽各种力气和方法,让自己城市变得越来越好。


其实最早让我觉得现在的政府班子越来越像投行这件事,倒不是合肥或者深圳。


而是上海。


2018年特斯拉来到了上海临港自贸区,建了一个超级工厂。


看上去只是一次普通招商引资,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对特斯拉的引进,其实是一次绝对意义上的政策突破。


就是以前国外汽车产业进入国内市场,只能是和本地国企合资才能落地,所以我们看到的汽车品牌都叫“一汽大众”、“广汽本田”。


但特斯拉就叫特斯拉,没有前缀,因为上海没让特斯拉通过合资形式进入国内市场,而是100%持股。


很多人不理解上海市政府为什么要这么做。


给特斯拉这样的特权,我们图什么。


它每年缴的税费么,当然不是,在上海市和特斯拉的协议里有这样一条。


“3年内完成配件国产化率100%”。


像特斯拉这样的新能源汽车,造一台不是仅仅一个超级工厂可以解决的,它需要的是上上下下N多企业支持。


中控系统、充电、底盘等等配件一个都不能少,小到一颗螺丝钉帽,没有产业链供应都不行。


来源:新材料在线


所以3年内国产化率100%的意思是,你来可以,有场地、有关税优惠、可以独立持股,但是你得留下。


一整条完整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


这条产业链暂时还无法用经济数字去衡量,因为轮动的经济力量是很难估量的,但可以确定的一点是,政府班子比我们想象的要精明的多。


而上海并不是政府班子里的个例。


合肥,首当其冲


为什么首先说合肥而不是深圳。


深圳一直是践行市场经济的三好学生,但要说到生猛,那必须是这几年的合肥。


2020年合肥,跨入了全国万亿GDP俱乐部,相比2001年,2020年合肥GDP增幅达到夸张的2700%。


这是什么样的增幅呢,左边是深圳,右边是合肥。



见过上涨的,但是没见过涨的这么夸张的,可以看到从2001年开始,合肥经济总量,以每年超越3-4个城市的速度不断攀升。


有人把合肥比作风投。



这个说法不无道理,2008年京东方来到合肥,京东方需要投资建设的是一条“6代线”生产线,需要175亿元,这对合肥来说是什么概念。


2008年,合肥全年财政预算收入301亿元,归属地地方的也只有161亿元,也就是说合肥要留京东方,几乎需要砸锅卖铁。


但就这样合肥依然决心要留京东方,即使停建地铁,赌上全部家底,也要京东方,这不是猛是什么。


不过光说自己猛是不够的,有勇还得有谋。


今年合肥市委书记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被问到“合肥怎么投”说了这两点:符合产业发展的产业、国家新兴产业,而这只是一个大而化之的方向。


在合肥市委政策研究室的一份档案里我们看到,合肥为了强化招商能力,每年谋划不少于100个重大招商靶向型项目。


对自己的招商团队,实行常态化产业招商培训,目的就是为了培养高素质专业化招商队伍,让队伍每个人都成为专家级顾问,而这是第一步。


在看到潜力项目之后,合肥的神操作就开始了。


首先,先找专业团队,委托国内的顶尖专家进行论证,对意向投资对象的技术、市场进行全方位研判。


其次,就是高度关注国家的政策导向,比如国家在智能汽车方面的发展风向,不过合肥还要更细一步。


就是不仅要政策风向,还要再探头看风向下一步,比如,国家支持智能汽车之后,接着会支持它的哪种换电模式,这也是为什么蔚来汽车ceo李斌在合作前会被问到的一题:蔚来采用何种换电模式。


第三,也是灵魂一步,委托了专业机构,比如,找法务、财务等系列专业机构,对即将要投企业进行全方位尽调。


最后,就是谈判,谈什么,投资+管理,包括资本退出后的管理细节,这里的每个环节都无比详细、周密、严谨。


详细到什么程度,在对蔚来进行投资的时候,甚至把ceo李斌身边几乎所有人都电话了一遍。


全程看下来,这还是那些年靠批地、拼税收优惠卖命吆喝的地方政府么。


已经俨然一个投行了。


深圳更是老投行


在合肥被叫投行之前,先以投行身份火出圈的是深圳。


在深圳国资的口袋里,躺着地产行业龙头,万科


来源:企查查


也躺着国民手机,荣耀


来源:企查查


像深圳地铁、深圳人才安居、深国际、鲲鹏资本,这些boss级别企业,它们背后的终极boss都是,深圳国资委。


深圳国资委股权架构中对外投资部分,来源:企查查


深圳国资可谓是家大业大,所以都是政府班子,深圳的特点。


首先,就是有钱。


➤ 148亿,收购苏宁

➤ 372亿,收购万科

➤ 2600亿,收购荣耀

...


而这些对深圳来说也只是洒洒水,深圳国资委有多有钱。


深圳国资下面的“深投控”,2020年营收1993亿元,整个深圳国资去年营收7956亿元,深圳市政府自己做报告,统计出全市国资总额5.9万亿。


整个深圳国资,没有一家僵尸企业,也没有一家是亏损的,它是怎么做到的。


有钱有资源是肯定的,毕竟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但是光有资源还不行。


深圳国资委,很有眼光。


这个眼光,不仅要看准企业,还得看准机遇。


通常国资委的运作模式都是:上层调研、规划、设计天花板、实施。


但是深圳不太一样,它是自下而上的倒推出来的。


比如:深圳市国资委旗下的深投控,现在我们看到深投控主要走科技金融领域投资路线,这可不是它的早期领域。


后期随着“比例担保”“担保分红”等担保方式,扶持出了一批高新技术企业,还不小心成了行业标杆,深投控才开始科技金融的路子。


而这点又倒推深投控完成整个战略系统的变革,它就变成了现在的”深圳市级科技金控平台”。


这是一个公司下属投资企业自下而上推动业务探索节奏。


来源:《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 双向治理路径研究》,作者:张宁 才国伟


不仅如此,它还走起了双向结合,也就是资金投资规划的顶层设计+一线市场经验的反馈,两者精准结合。


尊重市场,时代需要什么、市场需要什么,那就去布局、去发展。


所以有钱不是硬道理,有钱又有眼光才是。


不能不说说重庆


在说完那么多大咖,最后还想说一说重庆。


毕竟能拥有上海、深圳这种经济资源的城市不多,像合肥这样遇到东部沿海城市带经济外溢的机遇也需要时间。


更具普世借鉴的对象,就是重庆,因为它够聪明。


现在的京东方股权列表里,重庆排第8位。


来源:企查查


当年重庆想邀请京东方来,也同样面临没钱的困难。


那时候的重庆市长黄奇帆开始想办法,介绍重庆民企,民企犹豫了,最后重庆的7家国企凑了210亿元,买了京东方股票。


16个月后,重庆建成了一条液晶面板生产线,投产当年就盈利。


享受了投资直接获益的快乐,顺便还补齐了发展链条的短板,顺滑了整个产业链发展。


因为十多年前重庆就已经吸引了惠普、宏基等一批IT巨头,但这个产业链上就缺一块液晶面板了。


这时候当年投资的重庆国企把股票一卖,净赚了200多亿,成立了“产业投资基金”,继续投资新兴产业,柔性面板、机器人之类的。


是不是有点风投的味道。


确实如此,但这是美式的风险投资基金在移植国内市场的时候,在和地方财政资金实现了嫁接,产生的政府产业引导基金,根据清科的数据。


截至2019年6月,国内共设立了1686只政府引导基金,到位资金4万亿。


这很好的以一种市场化的方式实现了对财政资金的探索。


聪明的另一个表现,是穷则变。


没钱没资源,只能说条件不好,但是不能说没条件。


重庆国资先通过艰苦谈判,与银行协商处置了将近200亿不良债务。


又通过市场化手段剥离了10多家负担沉重的国企不良资产,为企业减负。


然后通过国企入股恢复国企控股,同时带动民间资本优化股东结构,很重要一点是按照现代企业法人结构去优化企业管理层。


整治之后的重庆国资恢复活力,还去到国外收购了澳大利亚铁矿石矿山、英国机床技术等。


没钱怎么办,找钱,资源不好怎么办,变好,所以你看重庆投京东方的时候最后谁出的钱。


终于,TA们把自己逼成了投行


今天再看合肥、上海、深圳、重庆这些城市的案例,我们还挺惊喜发现,就是他们的一些共同特质。


好像都喜欢布局产业链这件事。


深圳想要布局物流仓储产业链,所以考虑投苏宁;重庆十几年前就有了惠普、宏基等一批IT巨头,但这条产业链上缺液晶面板,所以来找京东方。


合肥布局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所以拥抱了蔚来,合肥国资相关负责人说:投资发展产业的过程中,合肥坚持全产业链布局,对产业链进行强化、补充和延伸。


为了布局产业链,甚至还启动重点产业“链长制”,由市领导担任“链长”。


而且赚钱了都不“乱花”。


重庆国企当年在京东方身上赚的200亿,转头就成立了产业基金,继续孵化下一批新兴产业。


合肥市委书记在接受央视采访的时候,被问到赚到了么,一脸满足的点了点头,其实这些赚到的钱也是进入一个叫“合肥芯屏产业投资基金”的地方,等待下一轮投资,这些投行政府班子真的厉害了。


这之中最大的特质,就是都离市场更近了。


以前我们提起政府班子,还离不开种种标签,但好像短短几年工夫,这些标签就被撕的渣都不剩。


但其实这些改变酝酿了很久,更确切的说,是2013年。


这是一份2013年上海发布的“上海国资国企改革20条”。



感兴趣小伙伴可以搜下文件,不长,但是每一条都能戳出一个窟窿。


大到投资主体是谁,小到管理层的薪资,都做了规划,关键词一直都在围绕“市场”、“效率”的字眼,甚至鼓励项目团队探索建立跟投机制。


同样是2013年,中组部发布了一份干部考核新标准:这里面说到很关键的一条,不能仅仅把地区生产总值和增长率作为考核政绩的标准。


这之后,过往通过批地、大兴土木的政绩工程发展模式被淘汰了,取而代之的是城市需要考虑如何更加健康、全面、可持续的发展下去。


机制变了,发展模式自然也变了。


各地政府班子拼的就不是土地、税收优惠,而是这些地方政府的产业布局、价值挖掘、金融创新的能力。


END


查看更多
相关标签:
下载
APP
免费
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