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信财富 全球资产配置专家
[退出登录]
预约理财顾问
95183
账号登录
短信登录
忘记密码 立即注册
获取验证码
忘记密码 立即注册
恭喜您注册成功!
请扫描以下二维码 打开宜信财富app
安卓版
IOS版
注册
重新获取
获取验证码
我已阅读并接受 《宜信财富注册协议》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机构客户请点这里
验证身份
设置新密码
完成
获取验证码
验证身份
设置新密码
完成
我已阅读并接受 《宜信财富注册协议》

外资行走过中国15载,以新战略拥抱新一轮开放

 

2007年,原银监会发布《中国银行业对外开放报告》,明确表示促进外资银行全面发展,鼓励外国银行设立或者将现有分行转制为在中国注册的法人银行,自此,众多外资银行来华设立法人银行,或通过持股中资银行,参与中国银行业的发展。


欧洲大陆规模最大的银行,也是在中国业务规模排名第一的欧盟金融集团——法国巴黎银行(下称“法巴”)就是当时第一批入华的外资机构,参与入股中资行,并加码跨境业务。相较于近15年前的金融开放,从2018年开始加速的这一轮开放内涵更加丰富、金融市场的深度也更深,且允许外资以控股股东的身份参与中国的证券、保险、资产管理等领域。同时,面对中国面临的一系列行业监管改革措施,以及不断变化的国际环境,外资行也将以新战略拥抱新一轮金融开放。


法国巴黎银行(中国)有限公司CEO赖长庚表示,从2006年进入中国开始,外资行发挥跨境业务优势,帮助国有企业到境外、到海外融资,而以银行间接融资模式为主的商业银行业务有重资产、重资本的特点。但近年来,中国新经济蓬勃发展,直接融资成为主轴。于是,目前外资机构转入轻资产运行模式,或者说是加码投行业务的布局,“我们希望在中国打造出一个完整性的金融业态。”他称。


从发挥跨境优势到加码本土布局


法巴是最早进驻中国的外资银行之一。2007年,法巴作为第一批外资独资法人银行进入中国。尽管外资行国内的资产负债并不是很大,但通过境内外联动,运用海外资产负债表,法巴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也将国际企业引进来。

在十多年后的新一轮金融开放下,外资行开始重整中国战略。


378e2cadd5fb367d078ffd3e0c3ce71b.jpg


赖长庚表示,自进入中国的十多年来,外资行发挥跨境业务优势,帮助国有企业到境外、到海外融资,而以银行间接融资模式为主的商业银行业务有重资产、重资本的特点。但近年来,中国新经济蓬勃发展,直接融资成为主轴。

“TMT、新能源、光伏等领域的民企估值轻易就是国企的几十、几百倍,这些企业对传统的间接融资的依赖度不断下降,法人银行能为企业客户提供的附加值似乎在边际递减。外资行的服务模式也必须随着中国经济模式的转型而变化。”他称。

在这一新经济发展格局下,“新巨人”代表无疑是来自福建的民营企业宁德时代,这类企业被资本市场追捧并获得了高估值。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其市值定格在了8179亿元,比某被誉为“旧巨人”的中国某石油巨头整整高出582亿元。截至2021年12月15日,宁德时代市值已经突破1.53万亿元。相比起更仰仗间接融资的“旧巨人”,“新巨人”则在直接融资市场春风得意,也使得相关金融中介机构从中受益。

于是,为了保持竞争力,外资行的服务模式也必须随着中国经济模式的转型而变化,直接融资越发重要。赖长庚表示,目前外资机构转入轻资产运行模式,希望在中国打造出一个完整性的金融业态。在这一趋势下,法巴也申请设立证券公司。



架起中外“绿色之桥”


外资行在绿色金融方面也拥有诸多经验。在中国推进碳达峰的背景下,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等工具都至关重要。

中国国务院在2021年11月发布了《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提出中国三大气候目标:即到2025年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提升至20%、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源消耗比2020年降低13.5%,以及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20年降低 18%。金融机构在绿色金融方面扮演的角色不容小觑。


5f0c23c0fea20493ea76769945c77ddd.jpg

赖长庚表示,法巴自身也制定了煤电退出策略,2030年前在欧盟和经合组织(OECD)市场逐步退出对燃煤发电和动力煤开采项目的融资,并承诺将不再接受任何发电结构中煤炭占比超过25%的新客户。

在绿色债券承销等方面,外资行大有可为。2019年9月,法巴就成为首批获得银行间债券市场A类主承销资质(Type A)的外资行,并在同年12月率先联合主承了第一单超短期融资券。赖长庚称,未来将进一步拓展A类主承销资质所赋予的能力,发力债券承销业务,其中也包括绿色债券等。

由于外资行在中国内地“吸储”有限、零售业务较难大规模推进,因此始终无法大幅扩表,而固定收益业务则是必不可缺的增量。对外资行开放A类主承销牌照,将使外资行能作为主承销商资质参与中国信用债市场。赖长庚表示,目前境外投资者在中国国债市场的比重已近10%,这部分归功于外资行对全球机构投资人的推介,但外资在信用债的占比微乎其微。如今,当外资行能够主承销中国信用债时,就会花更多的时间在其承销的债券上做更多推介,同时也将加深对中国信用债市场的研究。这当然也适用于绿色债券。

无独有偶,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马骏此前表示,目前欧洲的融资成本很低,中国的政策利率则高出欧洲其两个多百分点,类似信用风险的中国金融产品的收益率明显高于欧洲。“应该把这两个市场打通,比如说用中国人民银行与欧盟共同发布的《可持续金融共同分类目录》去打包中国的绿色金融产品,卖到欧洲去,就有可能降低融资成本。需要探索和利用这些创新渠道。”

此外,法巴也在“债券通”方面扮演积极角色。2021年9月,“南向通”终于启动,法巴是“南向通”的13家指定做市商之一,并可以QDII投资机构的身份参与投资。在各界看来,离岸市场的优势在于衍生品更完善且覆盖期限长,多元货币债券可提供潜在的套利、多元化配置机会,绿色债券、蓝色债券、ESG债券、生物多样性债券等更加丰富。

11月16日,“南向通”下首单一级市场发行业务成功落地,兴业银行香港分行在港发行境外绿色存款证,南京银行通过“南向通”参与认购。此前两个月,参与“南向通”的内地机构仅限参与二级市场交易。但当前点心债、港元债每只债券的发行量都较小,且多为持有到期因而流动性不高。随着一级市场开放,成交量和参与机构都会大幅攀升。

赖长庚表示,未来,中、外资行在承销发行方面可以扮演更多角色,推动在香港市场发行更多债券,提升市场流动性,外资行也将在为金融机构、地方政府、企业承销绿色债券等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查看更多
相关标签:
下载
APP
免费
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