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信财富 全球资产配置专家
[退出登录]
预约理财顾问
95183
账号登录
短信登录
忘记密码 立即注册
获取验证码
忘记密码 立即注册
恭喜您注册成功!
请扫描以下二维码 打开宜信财富app
安卓版
IOS版
注册
重新获取
获取验证码
我已阅读并接受 《宜信财富注册协议》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机构客户请点这里
验证身份
设置新密码
完成
获取验证码
验证身份
设置新密码
完成
我已阅读并接受 《宜信财富注册协议》

管清友:2022年,企业终于能够缓过一口气

 

我从近到远,给大家说一说我们观察到的周期。


我们今天和大家汇报的主题是叫“与滞胀赛跑”。不能免俗,我们要对前一年做一下总结,对后一年做一下展望。


2021年我相信大家在不同的行业、不同的维度、不同的领域,都有不同的感受。我相信每个人,对2021都有一个关键词,对2022也有一个关键词。大家可以想一想,你对2021的总结和2022的展望。



从经济运行的特点来看,2021年“前高后低”的态势是比较清楚的。但我们也看到,经济增长的下行压力已经感受到了,政策面已经开始在调整。


那么对2022年,我们如何去预判呢?


我们要看一看很多先行指标,要看一看我们关心的一些物价指标。


如果说2022和2021有一点不同的话,我们发现在物价上差异是特别大的。2021物价呈现出PPI连创新高、CPI温和上涨这么一种态势。2022年,我们估计这种态势会发生变化,PPI高位回落,CPI缓慢回升,这个剪刀差在缩小。


大家注意,这里头不仅仅说它表征了一个宏观数据,它实际说明经历了2021年上游成本急剧挤压之后,在2022年很多企业能够缓一口气。



站在今天我们去展望2022年,目前的共识是整个经济呈现一个“前低后高”的态势。


大概率,2022年经济增长的低点出现在一季度,这是我们目前的推演。可以这样说,我们今天面临的这样一个环境,恰恰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环境,经济面临下行压力,还在“寻底”的过程当中。政策面的调整,实际上基本开始了。


这种调整可以从几个方面来看,一个是房地产政策的调整,三季度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的例会提出“两个维护”,我相信大家都看到了,维护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维护住房消费者合法权益,它已经开始在微调房地产政策了。

货币政策的微调实际上也已经开始了,从三季度就开始降准,进入到2021年12月份我们又降准又降息,注意我们降息是叫LPR,贷款报价利率。所以大家看到,政策面的调整在今年下半年特别是今年四季度是非常明确的。


也就是说我们去展望2022年的经济运行态势,你不得不去考虑政策面的变化已经由紧平衡过渡到了一个微宽松状态。我们自然也联想到说,这个对股市、楼市、债市到底有什么影响呢?我们放在后面来说。



所以,可以这样说,2022年是经济寻底、“前低后高”的这样一个节奏。政策面的变化是从紧平衡到微宽松,从强力监管到理性监管,政策转向友好。这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比较明确的趋势。


当然了,我们要考虑的因素还非常之多,毕竟我们处在一个大的周期,或者说,我们从百年的历史维度去看这个周期,也可以从四十年的维度,或者从十年的维度,甚至一两年的维度来看。你会发现,今天我们所处的这个时点,确确实实是非常错综复杂的。


我们可以说,我们不经意之间站到了一个周期的拐点上。但你从不同的角度去看这个周期,得出的结论是不一样的。当然,我们在做具体政策的调整,具体政策的制定的时候,就不得不去考虑这方方面面的因素。


我们在制定2022年政策的时候,这些政策会影响到我们的投资者、我们的企业家,会影响到我们普通的老百姓,我们普通的工薪阶层。我们要充分考虑上千万人的新增就业的问题,我们又要考虑面临的外部的流动性环境逐步收紧的过程。


这里我提醒大家注意,尽管美联储这一次预期管理做得比较好,但是,我们依然不能小视美联储政策调整对我们带来的影响。我们知道,2013年的时候,美联储也搞过一轮Taper(收缩流动性)。2021年11月份,美联储正式官宣了Taper。这两次有什么不一样呢?



我们先看2013年那一轮Taper,它是出现了一轮“缩减恐慌”,全球资产价格都因此受到了重创。那么这一轮会不会呢?目前看,整个预期管理得比较好,各国也都做了非常扎实的、非常充分的准备,对资产市场影响不大。


但问题在于,2013年是一个秋风扫落叶,或者快刀斩乱麻的状态。2021年开始的这轮Taper极有可能像我们中国人熟悉的老话“钝刀子割肉”。这个过程会朝什么方向去演绎?我们其实是不清楚的。


这里头我经常讲一个例子,这就好比是一个黑箱,我提醒大家注意,美联储这个机构,你可以不喜欢它,但是你不能不重视它。它出来的政策对我们直接或者间接影响特别大,而且你很难预见到这个政策的趋势到底会影响到哪一步。好比说,你站在左边,往黑箱子里面输入一个要素,然后在另外的一边出来一个结果,但是具体过程传导其实是非常复杂的,是一个混沌状态。


可以这样说,我们必须要稳妥处理好来自于美联储的政策操作,来自于美国对政策的调整,以及来自于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它们的经济出现变化以后对我们的连锁反应。



我举一个例子,最近我们都非常关注土耳其的经济、土耳其的外汇和土耳其的股市。土耳其的股市这一段时间里曾经在4个交易日里出现7次熔断。


土耳其采取的一个基本方法叫降息抗通胀可能不搞这一行的人不是特别清楚这个理论。按照传统经济学教科书降息是不可能对抗通胀的。所以就有人说,土耳其和经济学必须得死一个。到底谁会笑到最后,我们不妨接着看。



土耳其的经济波动的这种剧烈的状态,以及股市、外汇的状态,其实给我们提了一个醒,在这样一个波谲云诡的国际环境,国际金融市场大动荡的背景之下,我们必须稳妥地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我想这个我们也很容易理解,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确定2022年经济工作安排总基调、总要求的时候,讲了八个字、两句话——“稳字当头、稳中求进”。


而且大家注意,“稳字当头”这个词是新加上去的。可见我们在处理应对外部金融风险、外部冲击以及国内事务时的基调。


那么我们从短期稍微拉长一个周期,我们都知道中国经济现在仍然处在换挡减速期,用我们官方的描述说,从高速增长到中高速增长,从中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我们正在经历一个换挡减速,这是一个经济规律。



过去像我们这样,经历过三四十年高速增长的经济体,普遍都会经历一个减速期。而且我们还简单测算过,这个减速期大概要经历20年。


那么在这样一个减速期里头会出现剧烈的产业变迁以及结构调整,一批老的企业、老的产业慢慢地退出舞台。一批新的产业、新的企业横空出世。这里头既有机会也有风险,既是破也是立。


我们无法改变这种大的趋势,抑或者就像我们今天的主题,这就是周期之魅。我们正好生活在这个阶段,生活在这个周期里头,我们需要去适应这个周期的变化。


如今我们又面临一个全新的环境。我相信大家都看过一部电影叫《未来水世界》,我们今天的货币金融环境就像我们来到了一个未来的水世界。这个未来的水世界我们从来没有经历过。



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过去我们都习惯于在陆地上生活,我不知道大家知道不知道,中国有一个族群生活在福建、海南,叫疍家人,生活在水上,当然现在陆陆续续搬到岸上。今天的世界货币金融环境是一个什么状态呢?可以这样想象,欧洲、美国、日本陆陆续续地都下海生活了,都进入到了一个所谓的货币洪水当中去了。而中国由于经济的韧性比较强,我们的市场比较大,我们的人口规模比较大,我们经济腾挪的空间还比较大等等这些因素,我们现在还在岸上。


那么我们面临的很大问题在于说,我要不要下水?


注意,我再提醒大家,这是非常关键的问题,这也是我们在历史上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一个环境。就是我要不要下水,或者说我在下水之前,我必须得学会在水上生活。我不认识疍家人,我不知道有没有人认识疍家人,从海上到陆上生活的转折会经历哪些心路历程,或者有哪些技能的提升或者是改变,我不知道。但我想,从陆上到海上或者从海上到陆上,这种生活状态的变化,一定是非常剧烈的。


这是一个世界难题,这些难题欧、美、日没有找到出路,没有找到结构调整的出路,它只能一轮又一轮地放水。而中国的结构调整也在艰难地推进当中,但是零利率、低利率是个大趋势,我们下水也是个迟早的事情,是一个早下水晚下水的问题。



可以这样说,从长期来看,货币水世界已经来了,我们是在岸上。美国还在通过提前加息、提高加息频率等等方式稍微抽一点水,但这并不改变货币水世界一个基本的趋势。


我们要做的恰恰是什么?把我们在岸上的时间好好用起来,学会在未来的货币水世界里头生存、生活、发展,也许你要在一叶扁舟之上,也许你要在一艘大船之上,也许你在诺亚方舟之上,等等。但是无论如何,我们都需要一个必备的技能。


未来的世界面临很多挑战,我们说从贸易摩擦到常态化的博弈,已经看到了。我们也看到疫情对于经济的冲击更快、更频繁。我相信中国会长期坚持清零政策,我们也必须适应这种清零政策。


那么在诸多挑战之下、在疫情之下,在我们面临的未来的货币水世界这样一个背景之下,我们如何去和滞胀赛跑?我们传统的投资方式、传统的思维方式,是不是还能适应这个未来的水世界呢?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这个事情。我再强调一遍,我们手里的这张旧船票能否登上这条新的客船,这是要打个问号的。我们手里的船票是旧的,但客船的要求已经升级了、改进了、提升了。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扪心自问,看看你手里的票是新的还是旧的,或者说对更多人而言,有没有票。



回到资本市场,很多人说我要与滞胀赛跑,我就一定要去做好投资。我这里想特别提醒大家,没有问题,长期趋势看,金融投资是个趋势。长期趋势看,不动产的比例在中国人的资产比例当中也是不断缩小的。这个都没有问题。


但是注意,就像我刚才说的,你现在手里的旧船票能否登上货币水世界这条新船呢?现在更多的投资人采取的一个策略是什么?如果我在市场上套住了、赔钱了,我就做“时间的玫瑰”。如果我赚钱了,就做“消息的朋友”。



实际上大家知道,时间的玫瑰本意不是这个意思,而是价值投资。如果说你有这种想法,那么你就是拿着一张旧船票或者你还没有船票。


我印象特别深刻,我曾经描述过这个场景,2021年12月24日那天股票市场的表现,大家可以脑补这样一个场景,茅台和宁德时代相向而行,互相抱了个拳,作了个揖,然后道了一声珍重,各自扬长而去。那一天,是不是这些核心资产它们风格的大切换呢?


到现在其实市场没有一个基本的结论。你作为一个投资者,你怎么看呢?没有标准答案。而未来检验你的判断、你的分析的只有市场给出的答案。是不是就像很多人说的,这是“酒”别重逢,这是“油”来已久。是不是新能源汽车板块的涨幅告一落,消费股再度崛起呢?


我不知道,我不好给出标准答案。我们只能这样说,旧船票确实无法登上新客船,因为当前整个资本市场的主要矛盾就是人们都认识到了我要努力和滞胀赛跑,我要努力和印钞机赛跑,但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投资需求和投出去就要亏钱的这个矛盾是非常尖锐的。



问题在于,我们如何满足这个需求,如何避免那种一边是“无边落木萧萧下”,另一边是“不尽长江滚滚来”。


中国人开始意识到,我们要努力跑赢通胀、跑赢滞胀、跑赢印钞机。大家自觉不自觉地开始把手里的钱用于金融资产的投资。而当金融资产的投资里头涉及到具体交易层面你就会发现,很多人充当了不成熟投资者的角色。


我经常举一个例子来讲,对于中国资本市场的变化,我们的投资者其实是准备不足的,不是你的资金准备不足,是你的知识、专业能力准备不足。


可以这样说,我们看到了前面的这样一个机会,但是我们也知道如果单个个体进入到这个市场,就好比你赤手空拳要进入到一个热带雨林,你需要装备,你需要帐篷,你需要指南针,你需要更多的求生工具,你不光需要知道天气变化,你还要知道具体的河流的流向,都有哪些生物,都有哪些风险,你才能去说找到你自己的机会。


我经常讲一个例子,我们普通投资者进入到这个市场,首先不要想着怎么赚钱,而是想着怎么控制风险,因为很有可能你的角色就是拿着大刀长矛进入到一个重机枪阵地,你还没有拿起刀来人已经趴下了。


所以,我们一定要在货币洪水到来之际,找到自己的客船。但前提是,我们一定要把自己的旧船票换成新船票。祝你好运。谢谢。


文章来源:吴晓波频道

查看更多
相关标签:
下载
APP
免费
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