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信财富 全球资产配置专家
[退出登录]
预约理财顾问
95183
账号登录
短信登录
忘记密码 立即注册
获取验证码
忘记密码 立即注册
恭喜您注册成功!
请扫描以下二维码 打开宜信财富app
安卓版
IOS版
注册
重新获取
获取验证码
我已阅读并接受 《宜信财富注册协议》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机构客户请点这里
验证身份
设置新密码
完成
获取验证码
验证身份
设置新密码
完成
我已阅读并接受 《宜信财富注册协议》

马斯克的2大底层思维模式,值得学习!

 
19日晚间,特斯拉全球断网大宕机,一天之内,超500名车主被锁门外5小时,无法打开车门或启动汽车。


埃隆·马斯克随后向用户道歉,并保证将采取措施确保不再发生此类事件。


在我们的印象中,作为造车界的网红,特斯拉仿佛与低调无缘,此次“断网”事件前,已连续两次在中国市场涨价引起热议,这两天又爆出它确认放弃德国11.4亿欧元的补贴。

11.4亿欧元换成人民币也有80多亿了,这对普通大众来说已是巨额,而对于目前盈利、市值突破万亿美元的特斯拉来说就只是锦上添上小花了,且为了巨额的补贴打破原本的计划,显然也不明智。

疫情期间,在芯片短缺,供应链瘫痪,劳动力成本高的种种情况叠加下,特斯拉依然保持了交付车辆的增长,稳居全球车企市值第一。

从无到有,再到市值破万亿,微软用了44年,苹果42年,马斯克死对头贝索斯的亚马逊用了24年,谷歌用了21年,而特斯拉仅仅用了18年,这一切不得不归功于“钢铁侠”马斯克,而究竟是什么成就了他?

复盘马斯克与特斯拉和Space X的成长发展历程,我们可以总结出马斯克的2大思维能力:“组合思维能力”与“破界思维能力”。

一、组合思维:补短板VS扬长处

从造电动汽车到造火箭,马斯克都用“旧要素,新组合”的思路,找到新的组合方式,实现了别人难以想象的创新。

在早期研究电动汽车时,特斯拉遇到了电池成本居高不下的难题,当时储能电池的价格是600美元/千瓦时,而一辆电动汽车至少需要85千瓦时的电池,这就相当于,当时一辆特斯拉电动汽车Roadster的总成本是12万美元中,电池的成本超5万美元,占全车近一半了。

如此高昂的电池成本,给当时的马斯克带来极大的困扰,他是如何解决这一重大难题的呢?

第一步:要素拆解

他对电池的材料进行了拆分,从元素层面将其拆解为碳、镍、铝、钢等不同材料。拆解之后,马斯克发现,如果从伦敦金属交易所分别购买这些材料,每千瓦时仅需花费82美元的成本,约为电池总成本的13.7%。

换言之,电池成本高昂的直接原因,并不在于原材料,而在于原材料的组合方式。要想有效降低电池成本,则必须改变现有的原材料组合方式。

第二步:重新组合

马斯克的第二步便是寻找新的程序,将电池重新组合。

为此,他与松下公司达成合作,采用松下18650钴酸锂电池的管理程序,重组特斯拉电动汽车的电池,一举将电池成本降至全行业的最低水平,这让他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在此基础上,特斯拉新车型ModelS顺利下线,在美国上税后的价格为63570美元,让人惊叹。

面对复杂问题时,马斯克有意识地将问题进行拆解,将复杂模糊的大问题拆解成可以着手的小问题,再产出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这种思维方式就是创新之父熊彼特最基本的思想,也是混沌学园研究7年得出的创新成果:组合创新,在其2021年出版的新书《创新力》一书中提到:

大部分创新专家把希望寄托于头脑风暴,寄托于让很多不同的人在一起发散讨论,然后收集大家的点子。这就将创新归于一种难以捉摸、充满偶然的碰撞,无法形成一种能力。而事实上,真正为企业带来显著增长和发展的创新,几乎没有源自头脑风暴的,大多发起于开创者的思维中。

组合创新思维不仅仅只是把各个要素重新排列组合那么简单,它不是撒胡椒面,不是面面俱到,而是抓重点、抓主线、抓主要矛盾,这需要清晰的逻辑分析、严谨的要素拆解、深刻的洞察,面对问题一般是先拆解,再分析轻重缓急,找到关键要素,最后围绕关键要素重新组合。


图源:书籍《创新力:从思维到能力的企业增长之路》

对于个人英雄马斯克的组合思维,除了崇拜,我们大多数普通人难道就只能围观、自叹不如了吗?

不是,组合创新是一种能力,其思维模型是可以习得、可以应用、可以提升积累并普遍应用的能力。书中列了2种组合创新的思维数学模式:

图源:书籍《创新力:从思维到能力的企业增长之路》

从数学上看,组合思维其实就是最大数思想,一种方式是找到最大、最能够击穿阈值(突破问题)的单一要素,然后把资源都投入这个单一要素,力出一孔,迅速地击穿阈值,如上图。

另外一种方式是:将已有要素重新组合出一个能够击穿阈值(突破问题)的新要素体,然后迅速地击穿阈值,打开局面,如下图。马斯克所用的组合创新正是这种方式。

图源:书籍《创新力:从思维到能力的企业增长之路》

把原本属于埃隆·马斯克“天才的创新”的黑盒子打开,我们就找到了“可解构、可学习、可执行”的创新方式,这也是组合创新的特别和美妙之处。

这个思维模型的理论,来源于熊彼特,他在28岁时写了《经济发展理论》,提出创造性破坏的创新见解,认为创新是旧要素的新组合,并不是从无到有创造出来,而是把既有要素重新组合起来,任正非说:

“任何一个企业的资源都有限,最核心、最主要的战略方向确定之后,就要把所有的精兵强将、资源调上去,饱和攻击,聚焦在一点上,先在这一点上取得突破。


与传统管理思想很不同,传统管理中有个“木桶理论”,补短板即来源此,说的是一个桶能盛多少水,取决于最短的那个木板。

而查理·芒格说:

“最后取得大成就的企业和系统,没有一个是用木桶理论的。那些取胜的系统,往往在最大化某一个单一要素以及最小化其他要素上,走到近乎荒谬的极端”。


从外部来看,所有的创新结果都是变革性、颠覆性的,但从内部视角看,创新的发生都是渐进性、局部性的。

应用组合创新的关键在于如何选择单点阈值,这需要充分分析趋势和红利,进而借势、借十倍速变化的要素,根据自己的资源、优势、目标,最终选择出单点阈值,并把财力、物力、人力等资源集中在这一个单点上,再做到极致,做出特色,卓然而出。

二、破界思维:追问本质vs心智边界

1995年,互联网刚刚兴起,25岁的马斯克从斯坦福退学,创办了Zip2,这个超前的模式10年后才被复制到中国,变成“大众点评”。

1998年,马斯克又盯上了互联网交易,创办了PayPal,5年后,模仿PayPal的支付宝诞生。

虽然这两次选择已经让埃隆·马斯克身价暴富,但让他真正封神的还是Space X,他不仅是世界上第一个发射私人火箭的人,也是第一个成功实现太空运营的企业家,从此,浩瀚星空不再遥不可及。


2011年,还没有成为“钢铁侠”的马斯克,就向世界宣告了“造出可重复利用的重型猎鹰火箭”的疯狂想法。10年后的11月13日,一枚搭载了53颗星链互联网卫星的“猎鹰9号”火箭从佛罗里达州发射升空。

然而,在Space X成立之初,面临的最大问题依然是“成本”。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向波音公司采购用于发射卫星或者宇宙飞船的大型运载火箭,单次发射成本高达16亿美元,因为“运载火箭只能进行一次性使用”,这在传统的火箭运载技术中基本是“行业共识”,而这大大降低了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向外太空进行探索的速度与效率。

要想实现“到2050年将100万人送往火星工作和生活”的伟大理想,埃隆·马斯克又是如何解决这一重大难题的呢?

第一步:“挖”思维盲区

“运载火箭只能一次性使用”这一传统火箭运载技术中的“行业共识”被马斯克从思维盲区中揪出来了。在普通人看来,这种集体共识、信念与假设,就是隐形存在的教条,而马斯克在心里反复追问:“这个共识成立吗?总是成立吗?有没有例外?能打破吗?除非……”用层层追问的好奇心与逻辑思维抓住了火箭升空成本问题的本质,他说:

“只能使用一次的消耗性运载火箭,看起来就像是航空公司在每次完成飞行时丢掉他们的客机,而可重复使用的火箭则可以节省巨额成本。”

第二步:“破”思维边界

找到火箭升空成本问题的本质后,SpaceX经历多年艰苦研发与巨资投入,在一次又一次推迟发射与试飞失败,并面临现金流断裂的情况下,终于在2018年2月实现了可重复利用的猎鹰重型火箭的成功试飞,创造了航天领域的奇迹。

第一,三个核心推进器在升空后可飞回着陆点,重复利用;

第二,返回的推进器能够被翻新,并在另一次发射中重新利用。

(图片来源于:公众号疯狂机械控)

猎鹰重型火箭成功试飞,让火箭的单次发射成本从16亿美元降到了9000万美元,只有传统一次性运载火箭成本的5%。这为马斯克移民火星的伟大理想助力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面对移民火星火箭发射成本居高不下的问题,马斯克深挖“成本”背后真正的阻碍问题,破除了“一次性使用”的心智界限。抓住问题本质,针对问题找到方案,破除边界。

这与克里斯坦森所著《创新者的基因》和混沌学园所著的《创新力》中提出的“追问与破界”不谋而合:问题比答案更加重要,发问的能力比解决问题的能力更重要。

破界思维能力,就是洞察本质的能力,其作用是揭开问题表象,抓住问题本质,打破原有系统的思维局限,开展更大边界更有价值的创新,而阻碍组织或个人破界或转型的难点就在于“既有心智”。

心智通常都是隐晦不明、无法言传、深藏不露的,人类的心智是根深蒂固存在于大脑中的思维和决策,它自动运行,无所不在,一旦形成,很难改变;是一把双刃剑,好处是可以提高决策效率,降低沟通成本;然而,一旦形成固定的心智模式,就会产生既有路径依赖,陷入成功经验的惯性思维,成为组织变革或个人创新的最大障碍,在新事物或不确定事件发生时,感到盲目不知所措。

这就是“不变等死,变了找死”的75%的组织转型失败的最大症结所在。

马斯克一直推崇的第一性原理与破界创新息息相关,破界是创新思维模型中的最后一个模型,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模型,只有先破坏原有的系统,才可能得到更大的系统,所谓“不破不立”。他曾说:

“运用第一性原理而不是比较思维,思考问题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生活中总是倾向于比较,别人已经做过或者正在做的事情,我们也都去做,这样发展的结果只能产生细小的迭代发展。”


图源:书籍《创新力:从思维到能力的企业增长之路》

世界的真相往往是反直觉的,类推或比较的思维方式,虽然比较容易理解事物,但很可能出来的结果是错误的,跟事物的本质差之千里。如果不用“第一性原理”去研究和思考,我们可能永远停留在事物的表面,被表象所迷惑,而把世界的真相当做是不真实的臆想。

如马斯克一般破界思维能力强的人类群星,都特别善于提问题,提出好问题,并打破心智边界,这种破界思维往往会带来范式变革性创新,为商业带来巨大推动力。

如福特,他没有解决马车的问题,但他的汽车让马车的问题变得无关紧要;
如乔布斯,他没有解决翻盖、滑屏等功能手机的问题,但他让功能手机的问题变得无关紧要。

如张小龙,他没有解决PC时代的即时通信问题,但他让PC即时通信的问题变得无关紧要。

如张一鸣,他没有解决门户新闻的问题,但他让门户新闻的问题变得无关紧要。

而这些破界创新发生之前,大家对行业过去的集体共识、信念与假设、隐形教条等既有心智都已经习以为常,成为了行业普遍共识的认知盲区。事实上,尝试解决认知盲区的问题越大、越底层,带来范式变革性创新的机会也就越大。

“昨天的高能创新,大概率是明天的基本功”,不管是任正非还是马云,无论是马斯克还是贝佐斯,这些能够保持长期、持续、多周期商业成就的人类群星,往往是思维能力非常强的人,必然不是依靠随机的尝试和好运气,而是依靠识变、应变和求变的创新力,才能够多次成功应对变化,从不确定性中找到确定性。


在当前互联网、大数据、智能化时代,要想与时俱进,顺应进化趋势,对我们最大的挑战、束缚和瓶颈,不是新理念、新知识、新工具和新方法,而是旧有的思维习惯和行为方式。而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只有积极面对不确定性、接受不确定、重视不确定,从而积极修炼处理不确定所需要的创新力,这不仅是精英们所需要的,也是更多普通人所需要的。

那么,当周围的人还在靠“掷骰子”搞创新顺应趋势时,如果你能通过系统与科学的学习成为一个明白人,脱颖而出就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了。

文章来源:笔记侠

查看更多
相关标签:
下载
APP
免费
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