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信财富 全球资产配置专家
[退出登录]
预约理财顾问
95183
账号登录
短信登录
忘记密码 立即注册
获取验证码
忘记密码 立即注册
恭喜您注册成功!
请扫描以下二维码 打开宜信财富app
安卓版
IOS版
注册
重新获取
获取验证码
我已阅读并接受 《宜信财富注册协议》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机构客户请点这里
验证身份
设置新密码
完成
获取验证码
验证身份
设置新密码
完成
我已阅读并接受 《宜信财富注册协议》

房地产税,或超出你的想象!

 
今年第20期“求是”杂志,发表了领导人题为《扎实推动共同富裕》的重磅文章。


这篇文章,是他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上讲话的一部分。

文章里有这样两句话,非常重要:

1、要积极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和改革,做好试点工作。


2、要增加城乡居民住房、农村土地、金融资产等各类财产性收入


第一句话,透露了房地产税立法和改革将“试点先行”,最快在今年年底、明年“两会”前后,或许就有消息发布。

第二句话,说明国家仍然承认住房有投资属性,乐见居民通过买房实现合理“财产性收入”(也就是“被动收入”)。

本文想探讨一下:未来房地产税的“税率”可能是多高?大家的负担有多重?

房地产税将“试点先行”的消息发布后,在朋友圈刷屏。我看到了这样的说法:

中国的房地产总市值约460万亿,是美国房产市值的两倍。美国的房产税率平均是1%-2%。而如果按1%来算,中国一年的房产税合计可以征收4-5万亿,相当于去年地方政府卖地收入的一半。也就是说,即便以后卖地收入大降一半也不怕。


这种算法可谓简单粗暴,但代表了大多数网友的想法。

既然美国的房地产税率是1%到2%(其实有超过2%的州),中国有什么不可?鉴于中国已经收取了70年土地租金,所以打个5折,按照房屋市值的1%收取每年的房地产税,这很合理呀!

其实,这样做很不合理!

我的看法是:中国未来房地产的主流税率应该在0.1%左右,而不可能达到1%的量级。

≥房屋评估价1%的税率,是中国经济和民生的“无法承受之重”!

此前有网友撰文说,要对拥有多套房的家庭开征税率20%甚至更高的房地产税。这种超高税率不是征税,而是要剥夺私人财产。在领导人明确表示“要增加城乡居民住房等各类财产性收入”的前提下,是不可能发生的。

征税,不是简单地看“政府需要多少钱”,而是要看老百姓的承受能力。

民间对开征房地产税后,有免征套数或者免征面积,一直有很大的期待。如果免征首套住房,或者人均免征40平方米(或者50/60平方米),这看起来当然更合理,但会大大缩减“税基”。

从长远看,每套房子都要交税是基本趋势。否则,房地产税最终会被慢慢架空,变得毫无意义。上海、重庆的房产税试点之所以作用不大,就是因为征税的面太狭窄了,大部分人和房子被豁免了。

国家之所以开征房地产税,调控楼市只是一个目的,另外一个重要目的是给地方政府开拓财源。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香港,还是欧洲日本,房地产税对于老百姓来说负担都不重。

房地产税是直接税,如果税负太重,老百姓会有显著的“痛苦感”,影响老百姓和政府的关系,影响居民消费、生育的欲望,最终影响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在一线城市,一套刚需住宅动辄1000万人民币。如果每年要缴纳1%的房地产税,就意味着每个家庭每年要额外支出10万元人民币。

根据2020年北京的统计公报,北京的人均年收入为69434元,每个家庭2.31人,家庭平均年收入16万元。

而这个家庭,很有可能还在供楼,还准备生二胎。如果一下子要求每年缴纳10万元的房地产税,将是“不可能承受之重”。即便是打5折、打3折,都很难承受。

所以,我们不能从房屋市值的角度考虑房地产税率,而应该从居民“可承受负担”的角度来考虑,然后倒推回去,产生中国的房地产税率。


上图是美国Zillow 和 Thumbtack 两大网站联合做的,美国各地“养房成本”的调查结果,基于的是2018年及以前的数据。

我们重点看表格里的第一行——全美平均水平。

可以看出,全美国养房成本中,房地产税每年的支出是低于这套房子每年水电费支出的,跟房屋的清洁费用不相上下。

美国人大多住独栋,所以水电费和清洁费用会比较高。但整体而言,美国房地产税占美国人收入比重比较低,是一个基本事实。

有数据显示,房地产税支出大约占美国家庭年收入的3%。而在其他发达国家,占比大致在2%-3%。

再来看中国香港。内地的土地制度和房屋制度,学习的是香港。顺便说一句,当初之所以决定学香港,不仅仅因为方便,还因为香港也是土地公有制——大家的底层逻辑是相同的。

土地是公有的,就没有竞争对手,政府就可以通过卖地一次性拿到一大笔钱。正因为政府在卖地的时候,一次性拿了一大笔钱,所以房价就比较贵。

房价高了,房地产税率就必须低,否则老百姓受不了。

事实上,无论是香港还是新加坡,房地产税计税的基础不是房屋市值,而是租值。

也就是说,这套房子如果出租,每月可以获得多少租金,然后按照一定比例(比如15%)对租金征税。

香港的房地产税,包括三部分:差饷税、物业税以及土地年租。

差饷,本来的含义是“警察的工资”。香港所有的房子都需要缴纳差饷,在香港还有“差饷物业估价署”。物业税,是针对出租型物业展开的税收,自用以及空置物业免征。土地年租,是土地使用权到期之后,按年支付的地租。

这三部分收入的比例关系大体上是:60%:10%:30%。


上图是香港政府的收入细目,2019-2020财年的总收入是5988亿港元。其中卖地收入1417亿港元,占比达到了23.7%。

差饷为210亿港元;物业税为28亿港元;土地年租包含在“物业及投资”项目里,占这个项目的至少一半,大概在110亿港元左右。我们大致可以推算出来,三项房地产税合计每年收入在350亿港元左右,占年度财政总收入的5.8%左右。

最近两年有疫情影响,房地产税有一些减免,正常年份占财政收入的比重超过6%。

加上卖地收入,以及房屋交易产生的印花税(估计在200亿元以上),香港财政对土地房屋的总依赖度达到了32%。这个占比,跟中国内地整体水平差不多。

但香港房地产税占老百姓收入的比重,就明显低于欧美。大致占了家庭收入的1.4%左右。平均到每套房子,略低于其物业管理费。

再重复一遍:香港的房地产税支出,相当于每户的物业管理费;美国的房地产税负担,相当于每户的水电费。

这恐怕让那些咬牙切齿,希望通过房地产税把有房人一网打尽的“键盘侠”失望了。

记住上述事实,有利于我们推算中国房地产税的负担水平。

我们先看一线城市的代表——北京。

根据统计公报和人口普查数据,北京2020年全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69434元,每户家庭平均规模为2.31人——每户家庭平均年收入为16万元。

按照香港的房地产税负担比例——1.4%来计算,则北京每户居民的房地产税应该为2245元/每年。

按照美国的负担比例——3%来计算,则每户的房地产税应为4800元/每年。

再看全国。

2020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2189元,每户家庭2.62人,家庭平均年收入为8.43万元。

则每户每年房地产税,应该在1180元到2529元之间。

这就是中国房地产税的合理区间。

即便按照3%的较高负担(美国水平)计算,全国每个家庭都按照每年2529元的水平交税,目前每年只能征收到1.35万亿元的房地产税。如果减免首套,恐怕连零头都收不上来。

如果按照香港负担水平来征收,所有的国人都缴纳(没有免征套数或者免征面积),每年可以征收6300亿元。

无论是6300亿,还是1.35万亿,跟每年8到9万亿的卖地收入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

下面是我的结论:

第一,中国房地产税的计税基础,不应该是房屋的“评估值”(或者市值),而应该房屋出租的租金。也就是说,按照香港、新加坡的“租值”计算法,而不是“市值”计算法。

当然,也可以折算为房屋评估值(目前每套房子都有官方计税评估价)的比重。比如香港每套房屋每年需要缴纳的房地产税,占这套房屋市值的比重,大致是0.037%。

第二,中国房屋、土地制度已经形成20多年了,推翻原来的“香港模式”、重新学习美国模式,不太现实。

毕竟,美国是土地私有制国家,跟我们的底层逻辑完全不同。

未来中国的土地出让金仍将是政府“土地收入”的大头,持有阶段的税收会不断增加,因为到期的土地将从“趸交地租”变成“年交地租”。与此同时,国家会在增加持有环节税收的同时,降低交易阶段的税收。但房地产的整体“含税率”不会下降,反而还会有所上升。

第三,或许会统一住宅和非住宅的税率。

我们以前对非住宅有歧视,商务公寓、写字楼、商铺的税负偏高、土地使用期限偏短,贷款年限偏短、贷款成数偏高。未来至少应该在税负上统一,降低商办类房屋的税负。

目前全国范围内,商办物业挤压非常严重,套牢了大量资金,急需去库存。

第四,各地房地产税率差异会比较大。

仍然维持之前的判断:有能力征收实质性房地产税的城市,不到城市总数的30%(包含县城)。中西部、东北地区大量三四五线城市,由于人口流失,住房空置率上升,一旦开征实质性房地产税,会加剧人口流失、资金外流。因此,会有比较大力度的减免政策。

大城市,尤其是有显著人口流入、住房矛盾比较尖锐的,可能会有累进制、惩罚性的房地产税,让拥有多套房的家庭“吐出来”。但有必要这样做的城市,不会超过15个。操作起来,需要给出的缓冲空间比较大。

比如在南方某大城市,数十万原住民在全市拥有大约500万到600万套城中村、小产权房或者违法建筑,人均大约10套左右。这些房子如果不纳入征税范围,就太不公平。如果纳入,再施加累进制、惩罚性的税率,可能会引起很大争议。这些房子发挥了“准保障房”的作用,加税之后全市房租可能会大幅上涨。

从世界范围看,对多套房拥有者实施累进制、惩罚性房地产税率的国家是有的,比如韩国、新加坡。但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没有这样做,甚至还给拥有多套房的人、企业减税。

总之,开征房地产税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试点先行”是一个稳妥的方式。

文章来源:刘晓博说财经

30a9691bd1f8884d5352626599cb4ce.png

查看更多
相关标签:
下载
APP
免费
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