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信财富 全球资产配置专家
[退出登录]
预约理财顾问
95183
账号登录
短信登录
忘记密码 立即注册
获取验证码
忘记密码 立即注册
恭喜您注册成功!
请扫描以下二维码 打开宜信财富app
安卓版
IOS版
注册
重新获取
获取验证码
我已阅读并接受 《宜信财富注册协议》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机构客户请点这里
验证身份
设置新密码
完成
获取验证码
验证身份
设置新密码
完成
我已阅读并接受 《宜信财富注册协议》

查理·芒格:对我一生最有用的8个道理

 

查理·芒格,巴菲特的黄金搭档,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副董事长。


他聪明、善良、正直,从来不偷奸耍滑,凭着自己的智慧、努力和耐心,如此干净地赚了如此多的钱,有世界上最完美的友情,最美满的婚姻,最幸福的家庭,最充实的人生,而且还如此地长寿……


今天分享的这篇文章,是查理·芒格在Daily Journal(《每日期刊》)公司年会演讲,推荐从头到尾认真阅读,相信他的处世原则和思考方式会给你很大启发。


01

人人都以为具备常识很简单

其实很难,大部分人都没有


伯克希尔·哈撒韦能取得巨大的成功,Daily Journal能小有成就,没什么秘诀,就是追求基本的道德和健全的常识。


大家都知道,所谓常识,是平常人没有的常识。我们在说某个人有常识的时候,我们其实是说,他具备平常人没有的常识。


人们都以为具备常识很简单,其实很难。


我举个例子。


大量高智商的人进入了投资领域,都想方设法要比普通人做得更好。许多高智商的人蜂拥而至,在投资领域形成了别处罕见的景象,于是,怪事发生了。


加州曾经有一家非常大的投资咨询公司,为了超过其他同行,想到了一个点子。他们是这么想的:


我们手下有这么多青年才俊,个个是沃顿、哈佛等名校毕业的高材生,他们都为了搞懂公司、为了搞懂市场趋势、为了搞懂一切,不遗余力地拼命工作,只要让这些青年才俊每人都拿出他认为最好的一个投资机会,我们把所有最好的机会集中起来形成组合,必然能遥遥领先指数啊。


这家投资公司的人能觉得这样的点子行得通,是因为他们接受的教育太次了。


他们满怀信心地付诸行动,结果毫无悬念地一败涂地。他们又试了一次,一败涂地。他们试了第三次,仍然失败。





几百年前,炼金术士幻想把铅变成金子。炼金术士想得很美,他们觉得买来大量的铅,施一下魔法,把铅变成金子,就发大财了。


刚才说的这家投资公司,没比几百年前的炼金术士高明到哪去,它不过是妄想把铅变成金子的现代翻版,根本成不了。本来我可以把这个道理讲给他们的,但是他们也没问过我啊。


值得人深思的是,这家投资公司集中了全球各地的精英。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这点子看起来行得通,为什么在实际中却行不通?你不妨自己想一想,为什么会这样。


你们都接受过高等学府的教育,我敢说,在座的人之中,没几个真能把这事儿解释清楚。我想借此给大家上一课。


你们怎么能不知道呢?投资领域可是美国的一个重要行业。在这么重要的一个行业,出现了如此惨重的失败,我们应该能给出一个解释啊!


能回答出这个问题的人,肯定是在大学一年级的课堂上,全神贯注地听讲了的。


令人遗憾的是,即使你把这个问题拿到一所高等学府的金融系,让那的教授回答,他们也答不对。我把这个问题留给你们思考,因为我想让你们感到困惑。其实,这个问题,你们应该能答上来。


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看出来,即使是一些非常简单的事,要保持理智也特别不容易。


人们有太多太多错误的想法,都是不可能行得通的。人们错误的想法为什么行不通,你们却讲不出来。


如果你们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应该能一眼看透。


我理解的“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是知道什么时候教授是错的,而且知道什么是对的。教授说什么,就是什么,这谁都做得到。


关键在于,你要分辨,教授讲的东西,哪些对,哪些错,这才是接受了良好教育的人。





02

人这一生

抓住少数几个机会就够了


回到投资领域,至少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如果你主动选股,并且妄想无所不知,你仍然跑不赢指数。


伯克希尔·哈撒韦,在Daily Journal,我们一直比平均水平做得好。问题来了,我们怎么做到的呢?我们怎么做到的呢?


答案很简单,我们追求做得更少。


我们从来没天真地以为,把一批青年才俊招进来,就能无所不知,无论是汤罐头、航空航天,还是公用事业什么的,都能比别人懂得更多。我们从来没这么妄想过。


我们从来没以为自己能做到,不管在什么领域,我们都能获取到真正有用的信息。我们不把自己装成无所不知。


我们始终很清楚,只要我们特别用功,我们能准确找到少数几个机会,这少数几个机会足够了。只求找到少数几个机会,我们的预期更合乎情理。


假如你像我前面提到的那家投资咨询机构一样,你去问沃伦(沃伦·巴菲特,下同)同样的问题:“告诉我你今年最看好的投资机会。”然后,你买入沃伦找到的那个最好的投资机会,你肯定能赚翻了。


沃伦不可能妄想无所不知,他告诉你的只会是一两只股票。投资咨询机构雄心勃勃,沃伦更知道克制自己。


我的太姥爷,也就是我妈妈的爷爷,对我帮助很大。


我太姥爷是一位拓荒者。他来到爱荷华州的时候身无分文,但是年轻,身体好。他参加了与印第安人打的那场黑鹰战争,在战争中当了上尉。


后来,他在爱荷华州定居下来,每次,在出现土地非常廉价的机会时,他就非常有头脑地出手,大笔买入。


最后,他成了小镇上最有钱的人,还拥有银行。他受人尊敬,有个大家庭,过着非常幸福的生活。


他刚在爱荷华州定居的时候,一英亩土地还不到一美元,他一直住在爱荷华州,亲眼看到了富足的现代文明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兴起。


我太姥爷说,他赶上了好时候,一辈子活到90岁,老天能给他几个大机会。


他这一生幸福长寿,主要是老天给他的那几个机会来临时,他抓住了。


每年夏天,当孙子辈的孩子们围绕在他膝下时,我太姥爷总是一遍一遍地讲这个故事。我妈妈对钱不感兴趣,但是她记住了我太姥爷讲的故事,并且讲给了我听。


我和我妈妈不一样,我知道我太姥爷做得对。


所以说,我还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重大的机会、属于我的机会,只要少数几个,关键要让自己做好准备,当少数几个机会到来的时候,把它们抓住了。


大型投资咨询机构里的那些人,他们可不是这么想的。他们自以为,他们研究一百万个东西,就能搞懂一百万个东西。


玩好投资这个游戏,关键在于少数几次机会,你确实能看出来,一个机会比其他一般的机会都好,而且你很清楚,自己比别人知道的更多。像我说的这么做,只要抓住少数几个机会,足够了。


沃伦经常说:“一个人,居住在一座欣欣向荣的小城里,他有这座小城里三家最好的公司的股份,这么分散还不够吗?”只要这三家公司都是拔尖的,绝对够分散了。


广为流传的凯利公式可以告诉我们,在自己占有胜算的时候,在每笔交易上应该押下多少筹码。你的胜算越大、成功的概率越高,你下的注应该越大。


03

想要钓到鱼

至少要去有鱼的地方


钓鱼的第一条规则是,在有鱼的地方钓鱼。钓鱼的第二条规则是,记住第一条规则。


我们很多人去了鳕鱼已经被钓光了的地方,还想钓上鳕鱼来。在竞争极其激烈的环境中,你再怎么努力都没用。在投资领域,即使很小的机会,也有人在跟踪。


有一次,我参加密歇根大学的投资委员会会议,会议上其中一位取得成功的投资者来自伦敦。


这位投资者在伦敦是怎么投资的呢?


他看中了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上市的公司很少,只能找到几个在粉单市场上市的银行股,于是他买入了这些银行股,能买的量很少。


非洲的穷人逐渐改变把钱放在家里的习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把钱存入银行,这位投资者也越来越赚钱。


最后,他赚了很多钱。没有别人投资非洲的小银行,只有他自己。可惜,这个小小的利基很快被填上了。


作为基金经理,投资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小银行,为客户赚了钱,下一个投资机会上哪儿找去?利基填平是很快的。


一个在伦敦的基金经理都能去买非洲小银行的股票,你说赚钱的利基还能剩下多少?太难了。



qicHLaUZniblNLwV15njDoPAc6VOVN9HicKnZdo5msPIPS240ZicYrzoAddBx5zkol2s9fldIe387hKAfibF3IrZ74A.jpg



04

走正道,路越走越宽


我再讲个小故事,希望你能从中得到启发。这个故事发生在从前。


有个人,他有一匹好马。这是一匹骏马,步履轻盈、毛发光亮。这匹马什么都好,就一个毛病。有时候,它突然脾气暴躁、性情顽劣,谁要是当时骑着它,非得被摔得断胳膊断腿不可。


这个人找到了兽医,他问兽医:“该怎么治治这匹马呢?”兽医说:“很简单,我有办法。”这个人说:“快告诉我吧。”


兽医说:“你在你这匹马表现很好的时候,把它卖掉。”


总的来说,沃伦和我,我们两个人从来没为了赚钱,忽悠傻子从我们手里接货。我们赚钱,靠的是在买的时候赚。如果我们卖的是狗屎,我们不会把狗屎说成包治关节炎。


我觉得,别去骗人,还是像我们这么活着比较好。


在现实中,骗子总是有。就说那些江湖骗子吧,他们蒙人的伎俩多着呢。总有骗子利用人性的弱点牟利。我们必须增加自己的智慧,才能远离种种欺诈。


彼得·考夫曼(《穷查理宝典:芒格的智慧箴言录》作者)和我说过很多次:“如果骗子知道做老实人能赚多少钱,他们肯定都不当骗子了。”


沃伦也讲过一句很经典的话,他说:“走正道,路越走越宽。”此言不虚。





05

慢一点,我们不在乎


有些道理很简单,却真的很受用。


Daily Journal做的是难做的生意,为法院等政府部门服务的工作不好做。法院等政府部门需要自动化。别人想占法院等政府部门的便宜,我们没有。我们只是一家小公司,我们做得很辛苦,我们也逐渐占领了很多市场。


速度虽然慢,但前景光明。有钱的好处在于,慢一点儿,我们不在乎。


那我们是怎么有钱的呢?


我们记住了我太姥爷的话,机会只有少数几个,当一个机会来临时,我们扑过去把它抓住。想一想,你们的人生是不是这样?


再讲一个我的亲身经历。


1970年代,我犯了个错误,一笔该做的投资,我没做。没犯这个错的话,芒格家族的财富是现在的两倍。我犯的那个错太傻了。我错过了那个机会,否则我的资产是现在的两倍。


生活就是这样,错过一两个机会,难免的。


06

找对象得找比自己优秀的


我们身边总有这样的人,他们找到了比自己更优秀的伴侣。他们做出了明智的决定,也是幸运的决定。找到比自己优秀的伴侣,这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许多人是年轻时无意间找到了比自己更优秀的伴侣。其实,未必要碰运气,可以有意识地去追求。


07

老成这样了

为啥还能开心?


我们这个董事会里的人,大家一起做特立独行的事,共度人生的坎坷,算是够奇葩的了,毕竟我们年纪都这么大了。


盖瑞·威尔科克斯算我们这里的年轻人了。我们是个很独特的董事会。这个案例也值得各位思考。


你看我,岁数这么大了,老成这样了,还活得很开心。怎么做到的呢?这是另一个话题了。


你们愿意听,我再讲两个小故事。下面这个故事是编出来的,但是很启发人。


一位年轻人去拜访莫扎特。他说:“莫扎特,我想写交响乐。”


莫扎特说:“你多大了?”年轻人说:“我23。”


莫扎特说:“你太年轻了,写不了交响乐。”年轻人说:“可是,莫扎特,你10岁的时候就开始写交响乐了啊。”


莫扎特说:“没错,可我那时候没四处问别人该怎么写。”


还有一个关于莫扎特的故事。


莫扎特可以说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音乐天才。他的生活过得怎么样呢?莫扎特一肚子愤懑,郁郁寡欢,英年早逝。


莫扎特怎么活成了这样呢?


他做了两件事,谁做了这两件事都足以陷入痛苦。


莫扎特不知道量入为出,在金钱上挥霍无度,这是第一件。第二件,他内心充满了嫉妒和抱怨。


谁要是挥霍无度,还充满嫉妒和抱怨,一定能活得又苦又惨。想活的苦,请学莫扎特。


那个年轻人请教莫扎特如何写交响乐,你们从这个年轻人的故事中也能学到一个道理。


这个道理是:有的东西,有的人学不会。有的人天生就比你强,你再怎么努力,也总有人比你更强。


遇到这种情况,我的心态是:“那又怎样?”我们现场的这些人,有哪一个是非得站上世界之巅不可的吗?没那个必要。


帝王将相修了那么多规模庞大的陵墓,我总觉得很可笑。难道他们是为了让后世的人羡慕自己?让后世的人在走过他们的陵墓时希望能住进去?


总之,我们一路走来,很享受其中的过程,最后也做得很好。


你可以自己去研究一下,在Daily Journal公司,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历史上,一共做了多少个重大决定。重大的决定,平均算下来,每年没几个。


这个游戏的玩法是:


始终留在这个游戏里,盯住了,在稀有的机会出现时,别让它溜走,要知道每个普通人能分到的机会并不多。





08

我们能成功,不是因为善于解决难题

而是因为善于远离难题


赚钱的秘诀是节约支出、生活简朴。沃伦和我,我们年轻没钱的时候,我们都是省着花钱,把钱攒下来投资。坚持一辈子,最后很富足。这道理谁都能懂。


生活中需要解决的另外一个问题是:怎么才能不付出过高的代价,从错误中爬出来?


从错误中爬出来,我们做到了。伯克希尔·哈撒韦,它最开始的生意是什么?穷途末路的百货商店、穷途末路的新英格兰纺织公司、穷途末路的印花票公司。


伯克希尔·哈撒韦是从这些烂生意里爬出来的。


好在我们买得非常便宜,虽然一手烂牌,我们还是打得很好。最后伯克希尔能取得成功,是因为我们换了一条路,改成了买好生意。


我们能成功,不是因为我们善于解决难题,而是因为我们善于远离难题。我们只是找简单的事做。


Daily Journal公司,我们刚买的时候,它的生意很好做。现在Daily Journal做的软件生意,很难做。


公司的老同事都还健在,在种种机缘巧合下,新的软件生意做得还可以。这生意有潜力,我们也愿意做下去。


报纸已经走向衰落,有几家报纸能像Daily Journal一样,账上躺着数亿美元的股票,还经营着有前途的新生意?我们是最后的莫西干人。

09

那些简单的道理

做到了,就会受益终生


问:您有一句金句,我特别喜欢。您说过,您在招聘的时候,一个人智商130,但认为自己的智商120,另一个人智商150,但认为自己的智商170,您会选择前者,因为后者能把你搞死。


芒格:我当然要选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人,不选那些自不量力的人。


我自己会这样选,但我也学到了生活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道理。这个道理是和霍华德·阿曼森学的。他讲过这样一句话:“千万别低估高估自己的人。”


高估自己的自大狂偶尔竟然能成大事,这是现代生活中让人很不爽的一部分。我已经学会适应了。自大狂偶尔能成为大赢家,但我不愿一群自大狂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选择谨慎的人。


问:您说,好机会虽然好,如果做过了,却要吃大苦头。如何不完全错过,又不做过头?如何才能避免进场太晚?如何判断好机会已经过头了?


芒格:把问题彻底想明白,问题就解决了一半。你已经说了,这是个矛盾:


好机会,刚开始进场的时候,潜力十足;好机会,做过了头,危机四伏。你脑子里清醒地绷着这根弦,什么机会,是什么类型的,自己去分。这个问题,你已经解决一半了,你不需要我帮你。你自己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既要看到潜力,又要看到危机。


问:在伯克希尔的致股东信中,您也写了伯克希尔的过去和未来,您讲到了伯克希尔之所以能取得成功的几个原则。


我的问题是,伯克希尔作为一家控股公司遵守了一些原则,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和优异的记录,为什么其他公司不和伯克希尔学?


芒格: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是学不来。


例如,像宝洁这样的大公司,它的固有文化、它的官僚作风,早已根深蒂固,你说怎么能把宝洁变得像伯克希尔·哈撒韦一样?


这个问题可以直接分到“太难”一类。太难了,已经不可救药了。


人们还是没意识到官僚主义的危害有多大。伯克希尔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原因之一在于总部根本没几个人。伯克希尔没官僚主义的毛病。


伯克希尔有几位内部审计员,总部有时候派他们出去巡查。总的来说,我们没官僚主义的毛病。


没有官僚主义,上层的管理者又头脑清晰,这是我们的巨大优势。





问:我的问题是关于长期利率和复利的。过去几年,利率一直很低,很难找到实现长期复利的策略。


除了投资伯克希尔、价值投资、指数投资,请问能以高复利长期投资的机会在哪里?


芒格:你问我如何实现理想化的高复利,我的建议是,降低你的预期。我觉得,在一段时间里,应该很难。让预期符合实际,对你有好处,你不至于抓狂。


我们经常听到有人说,从几百年以来最严重的那场大萧条到现在,不计算通货膨胀,投资股票指数的年收益率是10%。扣除通货膨胀,大概是7%左右。


在这么长的时间里,7%和10%能拉开巨大的差距。


我们就算实际收益率是每年7%。取得这个收益率的时机非常完美,恰好是在大萧条之后开始,并且经历了人类历史上最繁荣的时期。


从现在开始投资,实际收益率完全可能只有3%或2%。未来人们投资的年收益率是5%,通货膨胀是3%,这样的情况完全可能出现。


真出现了这种情况,正确的心态是告诉自己:“即使出现了这种情况,我也能活得很好。”我们这些老年人生活的那个年代,哪有你们将来的生活条件好,你们有什么可郁闷的?


除了正确的心态,如果将来投资更难了,你应该采取什么实际行动呢?


答案很简单,因为难度提高了,你应该更努力。可能你努力了一辈子,最后超过了5%,得到的是6%,你应该高兴。


问:在分析一家公司时,您更看重投资收益率这样的定量指标,还是品牌优势、管理层素质这样的定性因素?


芒格:我们关注定性因素,我们也关注其他因素。总的来说,在具体情况下,什么因素重要,我们就关注什么因素。什么因素重要,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我们总是遵守常识——平常人没有的常识。我刚才讲了,把很多东西扔到“太难”的一堆里,这是平常人没有的常识之一。


问:我还处于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圈在哪的人生阶段。我想请教您,您是怎么找到自己的能力圈的?


芒格:知道自己的能力圈边界非常非常重要。连边界在哪都不知道,怎么能算是能力圈?没那个能力,却以为自己有,肯定要犯大错。


我觉得,你得始终对比自己能做到什么、别人能做到什么,你需要始终坚定地保持理性,特别是别自己骗自己。


从我一生的阅历来看,理性地认识自己的能力这项特质,主要是由基因决定的。我觉得像沃伦和我这样的人是天生的。


后天的教育很重要,但是,我认为,我们生下来就具备了投资成功所需的性格。我没办法让你回到娘胎中重生。


问:今天的很多问题都是在问您长寿、幸福的秘诀是什么。


芒格:这个很好回答,因为道理很简单:


不嫉妒,不抱怨,不过度消费;

面对什么困难,都保持乐观的心态;

交靠谱的人,做本分的事……


都是些简单的道理,也都是些老掉牙的道理。做到了,一生受益。


文章来源:投资经纬


e147d75fada09d41dfb987c8df09c4a.png

查看更多
相关标签:
下载
APP
免费
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