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信财富 全球资产配置专家
[退出登录]
预约理财顾问
95183
账号登录
短信登录
忘记密码 立即注册
获取验证码
忘记密码 立即注册
恭喜您注册成功!
请扫描以下二维码 打开宜信财富app
安卓版
IOS版
注册
重新获取
获取验证码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机构客户请点这里
验证身份
设置新密码
完成
获取验证码
验证身份
设置新密码
完成

传承学院|你是木匠型父母还是园丁型父母?

 

传承学院推荐艾莉森是牛津大学心理学博士,任教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儿童学习与发展研究领域的权威。她认为童年是一个天然的探索期,父母要提供一个充满爱且安全、稳定的保护空间,让充满无限可能的孩子都可以蓬勃发展。

传承学院联合《最强大脑》科学总顾问刘嘉教授团队专属研发“科学测评”,让家长帮助孩子审视和了解自己的独特性,寻找最大亮点,施展优势。


木匠看重最终产品,园丁创造肥沃的土壤


“教养”这个概念铺天盖地,听上去是父母理所当然要做的事,似乎不言而喻、无可争议,而且显而易见。父母,包括正在写作本书的笔者在内,都被教养模式深深吸引,但同时,我们也模模糊糊地感觉到,它有很大的问题。


我们既担心孩子在学校里表现不够好,又能感到他们正在承受着需要在学校表现良好的压力。我们拿自己的孩子和朋友的孩子比较,然后又在心里鄙视自己。我们点开最新的网络文章,看到里面都是对育儿新方法的赞许或批评,然后又会说,有时甚至是大声地说:还是按照直觉来做就好了。


对许多人力密集型企业来说,让员工努力获得某种特定的结果,是一种很好的工作模式,这也是木匠、作家或者企业家的正确工作模式。你可以根据你制作的椅子、创作的书的质量或者盈利状况,来判别你是不是一个优秀的木匠、作家或CEO。在教养的场景中,教养方法也遵循相同的模式:父母的工作与木匠异曲同工,只不过生产的不是椅子这种特定类型的产品,而是一种特定的人


许多教养实操类书籍只是给父母提供了一些实用建议,然而更多的书则夸下海口说只要你掌握了正确的技术,你家孩子的未来就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这种教养模式不仅仅出现在实操类书籍中,它还塑造了人们对儿童发展的总体看法。我是一名发展心理学家,我想要弄清楚孩子的想法,以及他们为什么会这样想。即便如此,几乎所有就发展科学领域的知识采访过我的人,都会问我一些问题,诸如父母应该怎么做,这么做的长期效果会是什么。


这种“教养”的想法也是父母,尤其是母亲的一个主要烦恼来源。它在永无休止的“妈咪战争”中火上浇油。如果父母们接受养育是一种工作的观念,那么就必须在这种工作与其他工作之间进行选择,比如真正的工作。


我自己就是焦虑的中产阶级父母中的一员,我这一辈子都在感受着教养模式的威力和我对它的抗拒。我的三个儿子都已经长大成人,还算幸福和成功,并开始生儿育女。但是我也发现,我总在根据他们人生的起起落落来评估自己的功与过:


我最小的儿子在8岁时,我还在每天送他上学,是不是过度保护了?或者当他9岁后我没有再送,是不是太过疏忽了?我希望孩子走他们自己的路,发现自己的天赋。但是,我当初是不是应该坚持让大儿子读到大学毕业,而不是让他去做音乐?


我之前相信,现在也仍然相信,好的公立学校是所有孩子的最好选择,但是当我的大儿子和二儿子在当地的公立高中难以适应时,我是否应该像对小儿子一样,将他们送到郊区的私立贵族学校呢?


我是应该逼小儿子关掉电脑去读书,还是应该让他学习编程?我怎么才能确保我“聪明”的二儿子既有很多时间自由玩耍,又能完成作业,同时还可以参加高等数学班和芭蕾课?


最难的是,当我的小儿子完成高中学业时,我离婚了。我是应该早些离呢,晚些离呢,还是根本不离?


我拥有的儿童发展专业知识并不能让我比其他人更了解答案。


回顾我近40年的养育历程,我怀疑真正的答案是:我们问了错误的问题


反思自己作为家长的经历,可能会让你怀疑自己的教养方式。但思考一下其他父母的教养方式,也让教养模式不太站得住脚。我们都认识一些童年生活得很糟糕的人,长大后过得非常不错,并成为慈爱的父母;也认识一些非常好的父母,最终却养出悲惨不幸的孩子。


为什么做父母是值得的?这不仅仅是个人或生物学层面的问题,也是社会和政治层面的问题。在人类历史上,照顾孩子从来都不仅仅是亲生父母的事情。从一开始,它就是任何人类社区的核心项目。今天也依然如此,比如教育,就是一种广义上的儿童照顾机制。



为人父母,本质是爱


如果教养模式是错误的,那么正确的是什么?“Parent”(父母)其实不是一个动词,也不是一种工作形式,它不是,也不应该指向一个目标,即将孩子塑造成某种特定类型的成年人。


相反,成为父母,照顾一个孩子,是成为一种深刻而独特的人类关系的一部分,投入到一种特定的爱当中。工作是人类生活的核心,我们离不开它。但“工作和爱使生命值得度过”,这据说是弗洛伊德和猫王都说过的名言。


照顾孩子的那种爱不仅来自亲生父母,还来自被学者称为抚养者的所有人。这种爱的形式超越了亲生父母,是我们所有人生命的一部分。


谈论爱,特别是父母对孩子的爱,听起来可能既模糊感性,又简单明了。但是与所有的人际关系一样,对孩子的爱既是我们生活的底色,也是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情的背景,它不仅无处不在、不可避免,而且非常复杂,充满了变化甚至矛盾。


作为父母,最重要的奖励不是孩子的成绩和奖杯,甚至也不是他们的毕业典礼和婚礼,而是与孩子一起生活所感受到的身心愉悦,以及孩子与你在一起的点滴快乐时光


爱没有目标、基准或蓝图,但爱是有意义的。这个意义不是为了改变我们所爱的人,而是为了给他们提供条件,让他们蓬勃发展。爱的意义不是塑造我们所爱之人的命运,而是帮助他们塑造自己的命运;不是为了向他们展示道路,而是为了帮助他们找到自己的道路,哪怕他们所走的道路不是我们想选的,也不是我们能为他们选择的。


确切地说,爱孩子的意义就是为那些无助的幼儿提供一个丰富、稳定、安全的环境,这个环境充满变化、创新和新奇的元素,可供他们无限发展。无论是从生物学和进化的角度来看,还是从个人和政治的角度来看,都是如此。爱孩子并不是给他们一个目的地,而是为他们的旅程提供给养



养育中的两大悖论


在儿童成长过程中,出现了两种教养模式无法应对的悖论,下面我将分别展开讨论。


爱的悖论

这里的第一种紧张关系是依赖和独立。父母和其他照顾者必须对完全依赖他人的婴儿负责,同时,他们也必须将那个完全依赖别人的小生物转化为一个完全独立自主的成年人。孩子最初对父母的依赖远超情人,最终却走向独立,给父母留下满满的距离感。


在孩子人生的早期,我们对他们生活细节的控制要远远超过他们自己。几乎所有发生在婴儿身上的事情,都是通过家长或照顾者进行的。但如果我是一个好家长,我就不会试图控制孩子成年后的生活。


这种紧张的关系在孩子青春期到来时变得尤其明显。我们的孩子不仅跟我们相对独立自主,他们这一代也较上一代相对独立自主。婴儿期意味着亲密,那时我们的身体和心理都紧紧地拥抱着宝宝;而我们的成年子女就是,也应该是“外星人”了,他们是未来的居民。


第二种紧张关系来自我们对孩子的爱的特殊性。我们会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关心自己的孩子。我们认为,自己孩子的幸福比其他任何事情都重要,甚至比其他孩子或我们自己的幸福都重要。我们可以,甚至应该毫不留情地推进这件事。


想一想,一位可怜的母亲,住在一个贫民区,节衣缩食地将孩子送进一所好的私立学校,让他远远超出周围大多数孩子所能达到的水平。这是英雄主义,而不是自私或者愚蠢。


这种特定的投入来自哪里?这不仅仅是出于本能的亲密,几乎任何关心孩子的人都会爱上那个特殊的奇迹。但我们如何能够在更广泛的育儿政策中,应对我们对孩子的爱的这种巨大特定性呢?这对公共政策又意味着什么?



学习的悖论

第二个悖论与孩子向成人学习的方式有关。在一个学校教育决定成功的世界里,很多教养方式都侧重于让孩子学得更多、更好、更快。教养模式也是大部分教育的默认模式,即成人把孩子应该知道的东西教给他们,并由此塑造他们的想法和行为。如前所述,这个想法看起来好像理所当然,但并不符合科学道理和历史规律。


这里的第一种紧张关系是玩耍和工作。事实上,孩子是通过玩耍来学习的。但他们是如何做的?为什么要这样做?根据定义,玩耍是一种自发的行为,并不是为了完成任何事情而设计的。然而玩耍在童年时期的无所不在,表明它一定有着某种特殊功能。


尽管几乎每个人都认为孩子应该有玩耍的时间,但是当我们开始规划孩子的生活时,玩耍时间是最先被舍弃的。休息被阅读训练取代,壁球和跳房子也让位给了足球训练。教养模式意味着孩子有一张列满了应该要做的一长串活动的清单。从外语到奥数再到SAT,孩子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剩下来玩了。我们对此感到不满,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传统的道德和政治制度都是关于人类严肃而认真的工作的,它们规定了个人和社会应该如何思考、规划和行动,以实现其他目标。但孩子和童年都是关于玩耍的。为什么孩子会玩耍?我们应该如何重视玩耍?而且不仅是从个人的角度,也从道德和政治的角度来加以重视呢?


正如孩子必须从最具依赖性的生物转变成最具自主性的生物一样,他们也必须从以玩耍为主的人转变为以工作为主的人。这一转变需要孩子的大脑和心智发生深刻的变化。家长、看护者和教师在对这种转变进行管理时,必须既保留玩耍的益处,又能使孩子从工作中获益。学校是我们用来管理这一转变的主要机构,但它可以说在这两个方面都做得很糟糕。那么,它有没有可能做得更好呢?


第二种紧张关系是传承和创新。21世纪的屏幕与书籍大战,只是这场长期战争中的最新战役。我们人类一直在守旧和创新之间纠结。这一紧张关系由来已久,它不仅是人类技术文化的一个特征,也是人类进化机制的一部分。孩子由于其本质特点,一直处于这场战争的前线。


许多道德观点和政治观点,特别是古典、保守的观点,都强调保留传统和历史的重要性。继续过去的文化认同,将自己置于传统之中,是一种令人满足的深层人性。当照顾者养育婴儿时,就是在传承传统。


同时,童年的基本功能之一是允许创新和改变。而自相矛盾的是,如果过去的人类没有创新,就没有任何文化和传统可以传承。没有新事件就不会有历史。孩子们在青春期到来之前就会发明穿衣、跳舞、谈话甚至思考的新方式。我们该如何重视并传承自己的文化和传统,同时又能让孩子们创造出全新的东西呢?


科学研究了爱与学习的这些悖论,我将概述新的科学研究,以帮助我们理解爱和学习的工作机制。进化生物学研究正在揭开我们对孩子的爱的起源,以及依赖和独立、特殊性和普遍性在这种爱中所表现的方式。


在认知科学中,有一些研究学习的新方法。关于孩子如何从照顾者身上学习,也有了一些新的研究成果。研究发现,即使是婴儿和年幼的孩子,也对社会规范和传统十分敏感,并能很快地从照顾者那里接受它们。


但同样,过去几年还有一个重大发现,即使是非常年幼的孩子也可以想象新的可能性,并思考他们自己或周围世界的存在还有什么可能的新方式。这些新的研究实际上展示并解释了玩耍是如何帮助学习的。


在发育神经科学的研究中,我们开始了解年轻大脑与年老大脑的差异,也开始了解在神经层面上,人类早期基于玩耍的学习是如何转变为后来以目标为导向的集中计划性学习的。而所有这些科学研究都指向了同一个结论。


童年天然就是一个极具可变性、可能性且充满了探索、创新、学习和想象的时期。尤其是人类的童年那么漫长,就更加如此。但是,我们卓越的学习和想象能力也是有代价的。在探索和运用、学习和规划、想象和行动之间,处处存在着权衡。


进化对这种权衡的解决方案是,为每一个人类小宝宝(不管孩子有多脆弱)提供照顾者,即那些确保孩子能够茁壮成长、学习和想象的人。这些照顾者不仅传递了前几代人积累的知识,还能为每个孩子提供创造新知识的机会。


这些照顾者当然包括父母,但也可以包括祖父母、叔伯、朋友等其他人。


人类照顾者必须妥善保护每个孩子,并在孩子成年时对他们放手;

人类照顾者必须允许孩子玩耍,同时还要促进孩子工作;

人类照顾者必须传承传统,同时还要鼓励孩子创新。


养育的矛盾就是在这种基本生物学事实的背景下产生的。



童年是一个天然探索期


我不会为这些悖论提出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也不会对由此产生的个人和政策困境提出简单的解决办法。对于从极端依赖转变为同等极端的独立,这个成长的过程根本不存在一种简单的解决方法。


虽然我们只爱自己的这个孩子,但在做出政策上的决定时,仍然需要考虑全体孩子,因而这两者间的紧张关系也是无解的。没有什么简单的算法可以衡量工作和玩耍的价值孰轻孰重,或者传承和创新的价值孰大孰小。


但至少我们可以尽可能地认识到这些悖论,并承认它们远远超出了通常教养所讨论的范围。我们需要超越仅仅是讨论一种教养方法是否会有好的或坏的结果,而从更普遍、更全面的角度来看,以更抽象的方式来思考童年,这样做可以帮助我们在讨论父母和孩子的问题时更加细致、周全、系统,而不会因过于简单化或是将二者割裂开的思考方式而走弯路。


不过,即使我们无法解决这些悖论,也仍然存在一种处理悖论的好办法。我们不仅应该认识到,父母与孩子之间是一种关系,还要认识到,这种关系不同于任何其他关系。我们需要认识到,照顾孩子与其他任何通常模式的人类活动都不同。养育孩子是一项特殊的工作,它需要并值得拥有自己的科学和个人视角,以及自己的一套政治和经济体制。而我们从了解孩子中获得的智慧,也能帮助我们解决成人的问题。


我们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来思考养育孩子的问题,以避免内疚与不作为、育儿实操手册与个人故事等给你带来的困境,这些东西构成了当前孩子和父母问题讨论的大部分内容。我们可以认识到,孩子与关心他们的人之间的关系,是所有人际关系中最重要也是最独特的



好父母的重新定义:成为园丁


要理解我们与孩子的特殊关系,也许最好借用一个古老的比喻。照顾孩子就像照顾花园,做父母就像做一个园丁。


在教养模式中,父母就像一个木匠。你要注意你正在使用的材料种类,这可能会对你要做的事情有所影响。但基本上,你的工作是将这些材料塑造成最终产品,以符合你的最初计划。你可以通过查看完成的产品来评估你所做的工作有多好。


而当我们照顾花园时,我们为植物创造了一个受保护的培育空间。这需要大汗淋漓地努力付出,疲于耕地、辛苦施肥。正如任何园丁都知道的,特定计划总是会失败。罂粟长成了霓虹橙色而不是淡粉色,玫瑰没有顽强地爬上离地面不到半米高的栏杆,黑斑、锈迹和蚜虫永远也除不掉。



然而补偿是,我们最大的园艺胜利和欢乐正来自花园逃离我们的控制之后发生的事:当白色的鹤虱草意外地出现在黑色紫杉树前方的正确位置,当被遗忘的水仙跑到了花园的另一边,在蓝色的勿忘草丛中怒放,当那些本来应该牢牢固定在树荫下的葡萄藤在树丛中长成红色的风暴……


事实上,从更深的层次上说,这种“事故”正是优秀园艺工作的标志。不可否认,某些园艺工作的目标是一种特定的结果,如种植温室兰花或培育盆景树。这种园艺工作需要专业的知识和技能,就像精细的木工活儿那样令人钦佩。被美国人称为“直升机父母”的那种焦虑的中产阶级养育方式,在英国这个园丁之国,就叫“温室培养”。


但我们要考虑的是创造一片草地、树篱或村舍花园。混乱是草地的荣耀,不同种类的花草可能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荣枯交替,没有哪一株植物能保证会成为最高、最美或最长盛不衰的那一株。优秀的园丁致力于创造肥沃的土壤,以涵养整个生态系统,其中不同的植物具有不同的优势和美丽,同时也具有不同的弱点和生长困难。


和一把好椅子不一样的是,一座好的花园会不断变化,因为它在适应不断变化的天气和季节环境。从长远来看,在这种多变、灵活、复杂、动态的系统中成长的植物将比最精心照料的温室花朵更加强健,适应性更强。


好父母不一定会把孩子变成聪明、快乐或成功的成年人,但可以打造出强健、具有高适应性和韧性的新一代人,以更好地应对未来将要面临的不可避免、不可预测的变化。


园艺是危险的,甚至经常令人心碎。每个园丁都体验过最有希望长好的幼苗意外枯萎的痛苦。唯一不存在这种风险、没有经历过这种痛苦的花园,是由塑料花和尼龙草皮制成的。


伊甸园的故事是一个关于童年的好寓言。我们起初是作为一个孩子,生活在一个充满爱与关怀的花园里,这个花园如此丰富、稳定,我们甚至都不知道蕴含其中的那些工作和想法。



当我们长成青少年时,就进入了一个知识和责任的世界,这个世界同时充满了劳动和痛苦,包括将下一代孩子带入世界的劳动和痛苦。这两个阶段无论缺了哪一个,我们的人生都不完整。无论是伊甸园还是秋天,无论是天真还是经验。


虽然孩子们经常认为父母是全能的、无所不知的,但作为父母,我们都不无痛苦地知道,自己完全没有类似“神”的权力和权威。尽管如此,无论是亲生父母还是关心孩子的每个人,都是人类故事中最令人动容的那一部分的见证人和主角,这使得成为父母本身就充满意义。


因此,我们作为父母的工作并不是要创造一种特定的孩子。相反,我们是要提供一个充满爱且安全、稳定的保护空间,让充满无限可能的孩子都可以蓬勃发展


我们的工作不是塑造孩子的思想,而是让这些思想去探索世界的所有可能;我们的工作不是告诉孩子该如何玩,而是给他们玩具,然后在孩子玩完后再把玩具捡起来。我们不能逼孩子学习,但可以让他们自己学习。


JibCYwjniajmIZgg2vnFHBnwgXic6glYK8iciaNwgicSef2wk6SweFIWEc6TePx8W3HBib1AX5psQH9UpyyqvEy2op7dg.jpg

作者艾莉森·高普尼克

牛津大学心理学博士,任教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儿童学习与发展研究领域的权威


传承学院联合《最强大脑》科学总顾问、长江学者刘嘉教授团队专属研发,重磅推出“青少年科学测评”。作为国内唯一,分年龄的兴趣、能力、心理等科学综合测评,帮您发现孩子的独特性,寻找自己最大的亮点,施展自己最大的优势。


刘嘉 教授

《最强大脑》科学总顾问、命题人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首任部长,现任清华大学基础科学讲席教授

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本科硕士,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脑与认知科学系博士

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万人计划”科技创新领军人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中国人才学会超常人才专业委员会会长


根据不同年龄阶段的子女培养重点,科学测评覆盖6岁-18岁的青少年,您可登录宜信财富APP“积分商城”,选择适合的科学测评。


宜信财富传承学院

宜信财富传承学院整合全球优质智慧资源、高端教育资源和稀缺实践资源,搭建了完整的家族成员培养体系,提出“三大阶段六大服务“,涵盖子女教育规划、事业能力养成、家族理念传承、社会资源交接、代际沟通优化等。致力于家族核心成员持续培育,企业家精神创新升级,家族价值观代际传递,助力家族基业恒久长青,赢在未来,赢在全球。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的视频号



查看更多
相关标签:
下载
APP
免费
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