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信财富 全球资产配置专家
[退出登录]
预约理财顾问
95183
账号登录
短信登录
忘记密码 立即注册
获取验证码
忘记密码 立即注册
恭喜您注册成功!
请扫描以下二维码 打开宜信财富app
安卓版
IOS版
注册
重新获取
获取验证码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机构客户请点这里
验证身份
设置新密码
完成
获取验证码
验证身份
设置新密码
完成

2020最火的两大赛道怎么投资?顶级投资人解析机遇

 

2020年最火的两个赛道,一个是医疗健康,一个是企业服务。新经济、新的环境催生两大新赛道,对于这两个领域,应该如何投资,如果抓住新机会呢?


10月15日下午,在2020财富传承峰会上,宜信公司创始人唐宁对话这两大赛道的顶级机构——本草资本创始合伙人刘千叶、红点中国合伙人张涵共同探讨“新经济下的投资机遇”。



2020财富传承峰会现场

嘉宾介绍

刘千叶:本草资本创始合伙人

拥有哈佛大学免疫学博士,哈佛医学院医学科学硕士,康奈尔大学生物化学理学学士。

2005年起活跃于中国医疗投资行业,2015年创立本草资本——投资全球领先的创新药和颠覆创新的医疗器械和诊断等硬科技产品,累计投资和孵化了40余家境内外医疗创新企业。


张涵:红点中国合伙人

拥有清华大学自动化学士学位和车辆工程硕士学位。2010年加入红点,此前曾在全球领先的半导体公司英飞凌任职。

主要关注出行、社交、企业IT服务等领域的早期投资。乐逗游戏、梆梆安全、青藤云安全、XSKY、Pony.ai等。


本草资本有哪些“绝活”?


刘千叶:我们不太擅长所谓叫“资源整合、资本追逐资本”的玩法,而是一直专注生物医药的硬科技,利用看得懂、有鉴别力的能力投资创新医药。而且我们是盯着全球的一些创新药。我们投资的40多家企业,有一半在创新医药


本草资本创始合伙人刘千叶


关于创新医药我非常高兴跟大家分享,我们有一个新冠药在美国临床三期基本结束,这个药可以大大降低危重症新冠病人的死亡率,能降低差不多60%。我觉得这是我们做生物医药最终极的目标,赚钱是肯定赚,同时我们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除了创新药,我们还关注“交叉创新”,特别是IT领域的一些技术应用到生物科学里面来,这就带来一些颠覆式的创新。比如说,我们投资了一家叫闻心科技的公司,通过可穿戴同时检测心音与心电,让用户可以随时观察自身心脏状况。它的产品出来以后,我们利用团队的优势帮它组建独立公司,让它在美国有进一步的发展。


红点中国如何挖掘企业服务巨大空间?


红点中国合伙人张涵


张涵:红点是一个起源于硅谷的老牌顶级VC。说到红点所擅长布局的企业IT服务领域,这两年在中国越来越热。什么是企业服务软件,简单理解就是大家工作中用到的移动APP,为了支撑这个APP,背后就需要一整套非常高深的技术。这就是企业服务软件。


中国与美国的企业服务软件市场,为什么有很大的机会?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今年有一个特别神奇的IPO,美国云计算公司Snowflake,是目前美国历史上最大的软件IPO。红点当时投资的时候公司估值是6000万美金,现在的市值700亿美金,IPO的时候是100多块美金的发行价,上市当天涨到200多。


我们观察到,中国现在企业服务软件的市场规模和美国有五到十年的差距,所以中国在这一领域还有非常巨大的发展空间,我们也希望在中国去不断挖掘类似Snowflake的企业,包括在5G、智能出行等一系列领域的创业企业。


我们自己有什么独特的方法来布局优秀企业呢?


第一,红点核心管理层都具备技术产业的经验,非常了解技术领域的发展趋势,知道怎么跟技术类创新人才沟通。所以我们可以在项目的早期阶段,以比较合理的估值进行投资。这是专业能力为我们投资带来的优势。


第二,我们对市场的未来发展方向很敏感,知道怎么判断企业是否具有长期价值,去伪存真。2015、2016年,我们在国内布局了一个类似snowflake的公司,刚开始公司一直稳扎稳打,这两年发展就非常迅猛,拿下了众多标杆性的企业客户,包括像大银行、以及头部的全球公司等。


唐宁

几个我特别感兴趣的点,一个是中国的企业软件、企业服务市场晚了美国至少十年以上。大家想象十年以前做企业钱好赚,所以对于利用软件提升效率、更好管理团队这样的需求,其实并不非常主要。但是下一个十年以及更长的时间,我们要拼效率了,我们各个企业对于软件的使用会是大的不得了。

而且大家在自身科技升级过程之中就有非常深的感受,现在科技+教育、科技+医疗、科技+旅游、科技+制造、科技+房地产、科技+各个领域,各行各业用数字化都可以重新来一遍,那重新来一遍的过程之中就是企业软件、企业服务投资的好机会。


未来的独角兽领军人物长什么样?


刘千叶:我们追求的不是相对的中国领先,而是全球领先。生物医药有一点好,如果你是最创新的,你可以用IP方式圈很大的一块地,而且别人进不来。生物医药最后赚的钱就是在相对时间内你的独家,有了壁垒就有定价权,可以在一段时间内赢得市场。所以我们关注技术过硬的团队,同时有格局的创业者。


唐宁抓住顶级IP具有高门槛知识产权、全球前三的企业家和团队。


张涵:在硬科技和底层软件领域,我们希望投到全球领先的产品,而不仅仅是国产化替代。不管在什么环境下,我们都希望捕捉到有长期竞争力、有高技术门槛的产品,这样才能在市场上脱颖而出。


所以我们希望我们所投资支持的企业,处于一个天花板非常高的增量市场中。同时,我们对技术创新的要求非常高,产品技术必须具有至少超越海外竞争对手现阶段旗舰产品的水平,甚至超越对手的下一代产品。这样,长期看才有跟对方掰手腕分庭抗礼的底气和实力。


刘千叶:我们本草旗帜鲜明提出一个观点,我们不再投小创小改的创新,改的程度至少要30%以上,因为现在的科技创新太快了,等你们产品出来了,别人也在改,所以我们看重量级。


唐宁

大家一起努力通过宜信母基金捕捉全球最前沿的软件、医疗健康、应用科技、生命科技方面的机会。我们的企业家创业者完全可以做全球领先的创新,母基金给他们十年以上的耐心资本,十年之后他们成功了,跟他们一起成功的是在座的各位。



查看更多
相关标签:
宜信私募股权母基金
下载
APP
免费
咨询